後悔在大學買了Kindle

新年好,見字如面。

可能是昨天下午喝了杯珍珠奶茶的緣故,跨年夜熬到了快三點才睡著。 2019年的頭一小時在給別人發新年問候,藉著這個契機和一些好久沒聯繫的朋友聊了幾句。

不太好意思地承認,如今的節日於我而言,就是提供了向那些朋友——我很珍惜卻因各種原因而聯繫漸少——發信息的由頭。

第二和第三小時除了繼續在和人聊微信,還在Kindle上讀一本外國人寫中國的書——他研究culture revolution時期對mao的言語崇拜與儀式崇拜。紐約時報前些日子列了個“讀懂中國”的書單,17本書,幾乎都出自外國人抑或是華裔學者。也是前幾天,國內又有近百本圖書被下架,並且從此不再版。眾所周知的原因。所以有些諷刺的是,你不得不學習一門外語,才能更好地了解你的祖國。

新年的第一份禮物——勉強稱之為禮物——是早上收到了亞馬遜寄來置換的新Kindle。嚴格意義上不是全新機,是官方翻新版。這事要追溯到前天,舊Kindle莫名地頻繁死機,上網搜解決辦法無果後,我給客服打了個電話反饋。本意只是詢問如何解決,卻沒想到客服給我寄了台官翻機來換。

我知道Kindle的售後解決問題的原則向來是只換不修,只是我的舊機用了快兩年,這時候還能換台新機,稍微有些不太好意思。

亞馬遜的售後讓我換了兩次Kindle,因此登錄賬號後,自動跳出“浪子糕的第三個Kindle”字樣。兩年三台,頻率比周杰倫的三年兩胎還要高一些。

說到Kindle,之前國外有人在Kindle上閱讀1961年的一篇科幻小說:“那些書籍就像水晶體,裡面保存著內容。這些書可以使用一個叫做Opton的裝置閱讀,那個裝置很像書,但是封面裡只有一頁。只要輕輕觸摸,後續的內容就會浮現在上面。”現在來看,就像是一則對未來的成功的預言。

很早就跟人提過,我後悔在大學時買了Kindle——應該在初高中就去買。省吃儉用,用任何方法攢錢去買。

Kindle重塑了我的閱讀習慣和視野,是現在生活中除手機外,接觸時間最久的電子設備;也陪伴我度過了在北京地鐵的幾百個小時,以及無數個丟失了睡眠的夜晚。兩年裡,Kindle存過幾百本書——中文的英文的;該讀的必須讀的;被禁的快被禁的;晦澀的深奧的;還有市面上買不到實體書的。等等等等。

擁有Kindle的第三年,但願自己能走出閱讀的舒適區,有勇氣去接觸那些有價值的領域。

今天看到很多公號都在寫新年獻詞,我沒有什麼獻詞,即便有也只是獻醜。

現在也不願意去列很詳細的計劃,多年的經驗告訴我,那些帶有準確數字的個人計劃,大多數最後都不盡如人意。新的一年,我對這個公號的期望很簡單:多寫。勤更。常實驗。保持初心——雖然這個說法已經被濫用到令人反胃。想寫的內容有很多,但光是想就遠遠不夠,以此警醒。

謝謝每個讀者朋友,謝謝大家忍受著我寫下的每句話。此致敬禮。

本文標題:《後悔在大學買了Kindle》,本文鏈接:http://www.yunjialebuy.com/archives/18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