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和俞敏洪,都是愛「貼標籤」的幼稚鬼

D&G辱華的事情經過了一天的發酵,大多數人知道怎麼回事了。 11月17日,意大利奢侈品牌杜嘉班納在官方微博發布了「起筷吃飯」系列視頻,意在宣傳21日在上海舉辦的大秀,但這則看似正常的視頻,亞裔模特扭捏的姿態和對食物的奇怪描述,都充滿了對華人的戲謔和歧視。

廣告掀起了軒然大波後,杜嘉班納的設計師Stefano Gabbana繼續在Instagram上發表極端辱華言論,最終引起了眾怒。這位設計師直呼「中國人愚蠢」,說「中國這個國家就是一堆大便」,並且認為中國是「無知又骯髒的黑手黨」。如此幼稚和無知地給中國人和中國「貼標籤」,這地還能洗乾淨麼?

▲ 來自於朋友現場實拍

無獨有偶,11月18日上海舉辦了學習力大會,俞敏洪先生在會上發表的「女性墮落論」也堪稱是另一種方式的「辱華」。我們來看看他說了些啥。

衡量和評價的方向,決定了教育的方向。而不是說,寫了一本書或者是寫了一個核心素養,大家去讀,就能改變教育的方向的。舉個簡單例子,如果中國所有的女生找男人的標準,都是這個男人會背唐詩宋詞,那全中國所有的男人都會把唐詩宋詞背的滾瓜爛熟。如果說所有的女生都說,中國男人就是要他賺錢,至於說他良心好不好我不管,那所有的中國男人都會變成良心不好但是賺錢很多的男人。這正是中國現代女生挑選男人的標準。所以實際上,一個國家到底好不好,我們常常說在女性,就是因為這個原因。現在中國是因為女性的墮落導致了整個國家的墮落。

先不說俞敏洪先生的「中國墮落」結論從何而來,他先給中國女性貼了「拜金」的標籤,從而把他認為的「國家不好」的鍋丟給了女性;然後再給中國男性貼了「傀儡」的標籤,所有的中國男性都是唯命是從毫無自主思考能力的,「國家不好」也都是男人們聽了女人們的使喚所造成的,這是何等的荒謬?

在這表面上看上去不相干,但實則上本質類似的兩個事件中,D&G設計師和俞敏洪先生都將「中國人」簡單歸類,分別貼上愚蠢、無知、拜金、傀儡等標籤,然後再簡單地用抽象思維予以評判,結果當然是侮辱了一大片被莫名貼上標籤的國人。

黑格爾晚年曾經寫過一篇文章《Wer denkt abstrakt》,意為《誰在抽象思考》,原文中黑格爾引用了這麼一個例子,來說明無知的人都喜歡抽象思考。

Es wird also ein Mörder zur Richtstätte geführt. Damen machen vielleicht die Bemerkung, daß er ein kräftiger, schöner, interessanter Mann ist. Jenes Volk findet die Bemerkung entsetzlich: was ein Mörder schön? wie kann man so schlecht denkend sein und einen Mörder schön nennen ; ihr seid wohl etwas nicht viel Besseres! Dies ist ein Sittenverderbnis, die unter den vornehmen Leuten herrscht, setzt vielleicht der Priester hinzu, der den Grund der Dinge und die Herzen kennt.

大概的意思是,假設有一個被帶到斷頭台的殺人犯,對於相對無知的底層人民來說,他除了是殺人犯以外什麼都不是;而一些女士可能會談論說他是一個強壯、英俊又有趣的男人。有的人會覺得這話駭人聽聞:「什麼?你說一個殺人犯英俊?一個人是有多糟糕才會覺得一個殺人犯英俊啊?你自己本身肯定也好不了多少!」「這些淪喪的上層階級簡直道德敗壞!」

Dies heißt abstrakt gedacht, in dem Mörder nichts als dies Abstrakte, daß er ein Mörder ist, zu sehen und durch diese einfache Qualität alles übrige menschliche Wesen an ihm zu vertilgen.

「這些「無知的人」看到兇手,除了他是兇手這個抽象概念之外,再也看不到任何別的東西,並且拿這個簡單的品質抹煞了他身上所有其他的人的本質,這就叫做抽象思維。 」當這個兇手的成長經歷和身上的其他品質被完全無視時,「無知的人」就會將他限定成一個單一概念並貼上標籤,這就是黑格爾所說的「抽象思維」。

對於D&G設計師這類對中國完全不了解的無知外國人,在他眼中「中國人」就是無知、沒禮貌、不守規矩的代名詞,從而心生惡意,完全無視那些彬彬有禮、遵紀守法的大部分中國人;對於俞敏洪老師而言,女性都是「拜金」的,都是只愛錢的,完全無視那些掙錢並不比男人少的獨立女性,甚至還莫名其妙的將「國家墮落」的莫須有大鍋甩給中國女性。

近期《奇葩說》中有一個辯題是關於知識共享的,趙英男作為反方提出了一個觀點,他認為如果實現了知識共享,過年回家就會發現沒人看春晚也沒人在包餃子,自己的姥姥在製作機器人,姥爺在觀測星空,他認為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這就是典型的「貼標籤」行為。蔡康永在反駁他的觀點時就提到,爺爺奶奶們難道就該在家裡揉麵團帶孩子麼?他們為什麼不能做機器人和觀測星空?老年人也有選擇過自己生活的權利,這樣的「貼標籤」行為是完全不恰當的。

在我們身邊其實經常能看到這樣的例子,一說到女司機就覺得不靠譜,一說到公務員就說腐敗,一說到喜歡去日本玩看日本動漫就說精日……這種脫離客觀和時間軸靜態地去給一類事物靜「貼標籤」的行為,實際上是非常無知和幼稚的。

小孩開始認知世界學說話的時候,四條腿的都是動物,四個輪子的都是車,後面才會慢慢知道還有貓狗豬牛羊的分類,才知道轎車貨車公交車的區別;而當孩子再大一點,他還能分辨出貴賓、比熊和巴哥,弄得清寶馬、奔馳和奧迪。一開始,孩子的幼稚抽象思維是一片混沌的,他們只能用一個簡單的概念指代很多東西;隨著孩子的知識和詞彙量越來越豐富,對於事物的描述才越來越精確,從「抽象」變成「具體」。

尼采說,「我們總是用自己所擁有的詞彙來表達自己的想法。也就是說,詞彙量越小,表現力就越貧乏,就不能充分錶達出想法或感情。同時,語言的質與量也決定了自己的思想與內心。詞彙量少的人,思維與內心也很粗糙。」為什麼你會覺得D&G和俞敏洪的言論很幼稚?因為你並不是一個無知的人,你懂得去分辨被他們「貼標籤」的這一類人的真正特質,從而讓你反駁他們的幼稚言論變得輕而易舉。

除了給別人「貼標籤」,還有人習慣給自己「貼標籤」。比如說少部分把「常客」奉為真理的一群人,簡單地認為「常客」就等於五星級連鎖酒店和兩艙,寧願打腫臉充胖子被反擼也要維護著自己給自己貼上的這個「常客標籤」,完全沒有去思考適合自己的「常客思維」是啥,我真心建議這些人去看看篇文章為什麼聰明的人也會做些「常客」方面的蠢事?

在知識獲取變得越來越容易的今天,有大量的書籍和文章可供我們去閱讀,我們也應該主動把自己從「抽象思維」中抽離出來,不要做一個黑格爾定義的那一類「無知的人」。

本文標題:《D&G和俞敏洪,都是愛「貼標籤」的幼稚鬼》,本文鏈接:http://www.yunjialebuy.com/archives/1414.html